王婿叶凡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鸡心螺汤面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11 14:48: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不是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晚上,卧室,唐若雪一边回味着今晚的浪漫,一边向叶凡哼出一声:“怎么又玩出那么多花样?”

  “那是骗骗你,打一个落差,让你更加惊喜。”

  叶凡轻轻嗅着女人的秀发:“你的生日、结婚纪念日这些,我怎么敢忘记呢?”

  “我不仅记在脑里心里,还拿小本本记着,连你爹你姐你妹他们的生日都记了。”

  叶凡调笑一句:“不然怎么做一个合格的上门女婿?”

  “滚!”

  唐若雪没好气掐了叶凡一把:“你上门女婿,我才是受气媳妇呢。”

  “你说,你最近是不是越来越骑在我头上了?”

  她带着一丝委屈:“我在你心里是不是越来越没存在感了?”

  “没有存在感,我还布置今晚这一场啊?”

  叶凡伸出手指郁闷开口:“你知道,我都没啥音乐细胞,为了练一首曲子,我足足耗费了八个小时。”

  “你看看,我手指都弹破皮了。”

  今天早上,听到唐若雪说不错日子,叶凡就醒悟了过来,不过没有马上响应唐若雪,而是偷偷去布置一番。

  为此,他还抛弃一切事务练了一首曲子,让结婚两周年纪念算是圆满落幕。

  叶凡希望唐若雪扫除郁郁寡欢,心情好起来,让母子都健康的成长。

  “只能说你笨。”

  唐若雪抓住叶凡的手轻轻吹着,随后忍不住打趣一句:“你弹的曲子,至少八个地方错了,算是我见过的最笨弹奏者。”

  在叶凡一脸沮丧时,她又抱着叶凡轻柔出声:“不过我喜欢……”叶凡伸手一抚女人的脸颊笑道:“喜欢就好。”

  “叶凡,今晚这一个纪念周年,我前所未有的满足。”

  “将来就算咱们各种原因分开,我也不会觉得有遗憾,至少我们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晚上。”

  唐若雪轻轻磨蹭着叶凡胸膛:“至少这算是一个很美好的片尾。”

  叶凡微微一愣:“为什么是片尾,而不是开始呢?”

  唐若雪幽幽一叹:“我感觉距离你越来越远,越来越抓不住你了。”

  叶凡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吻住那一片红唇……第二天叶凡早早起来,看到唐若雪睡得深沉就没打扰,起身洗漱,然后做了早餐。

  他正要叫唐若雪吃早餐时,一个电话却打入了进来。

  齐轻眉告知金媛会所出事了。

  叶凡叮嘱唐七一番,随后就带着苗封狼迅速消失。

  早上塞车,叶凡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到金媛会所,随后就被人带到地下室入口。

  齐轻眉已经站在门口,背负双手看着一片狼藉的室内。

  女人盘着长发,露出白皙脖颈,白色的衬衫配合着笔直的西裤,使她看上去如女神一样不可侵犯。

  叶凡走过去,发现室内空空如也,除了架子还在之外,其余档案都被搬走了。

  “这里昨晚失窃了。”

  齐轻眉声音清冷而出:“从昨晚手法和监控判断,是熟人潜入这里,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搬走了。”更新最快s..sm..

  “我还没清查到这里,暂时不知道这里堆放什么,我问过燕大海他们,也没一个人知道。”

  “我估计,这里是陈轻烟的一个机密之地,藏匿着对她来说价值连城的东西。”

  “没有第一时间搬走,是觉得自己能够很快夺回金媛会所,前晚崔东浩风波,让她感觉掌控会所有变数。”

  “所以昨晚趁着夜深人静,以及对会所的熟络,把东西悄无声息转移走了。”

  “会所太大,保安太废,因此直到早上才发现。”

  齐轻眉思维很是敏锐,迅速分析出事情的真相,她还缓缓走入里面,从地上捡起几片遗漏的废纸。

  “羊皮纸,能够长久保留文字,这架子,也是半臂宽度。”

  “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这里曾经堆放过档案,八成是事关会所来往客人的档案。”

  她手指捏一捏废纸,又用手臂丈量了一下架子,作出一个最终判断。

  叶凡没有出声,只是眼里无比欣赏,这女人,还真是不简单。

  “看来跟当年某个走私大王筹办的黑楼差不多。”

  齐轻眉转身望向了叶凡,正要接着说下去却停止话题,她看着淡定从容的叶凡,眸子闪烁了几下。

  随后,她苦笑一声,缓缓走到叶凡面前:“你早知道这地方的存在?”

  “知道,这是小阿俏招供出来的。”

  叶凡贴近女人的耳朵:“你的判断,统统正确。”

  齐轻眉没有质问叶凡,只是打出电话,让燕大海他们处理地下室,同时招聘一批新保安来帮忙。

  随后,她才拉着叶凡回到总经理办公室。

  她靠在椅子上,手指敲击着桌子开口:“里面堆放的真是客人黑料?”

  叶凡轻轻点头,他没有对齐轻眉隐瞒,把那晚事情简述了一遍,还把一批拍照下来的资料传到她手机。

  “不愧是记者出身,不仅善于做狗仔队,还懂得捏人软肋。”

  齐轻眉扫过手里一些资料后望向叶凡:“可惜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些连夜运走的资料,被你们早就拍照了。”

  她露出一抹戏谑:“陈轻烟喜欢纸质留档的习惯算是让她吃了亏。”

  叶凡一笑:“这只是一个开始,其实,我一直等着她把东西搬走……”“等着她搬走?

  莫非档案被你做了手脚?”

  齐轻眉先是一怔,随后眸子亮起,冷笑一声:“叶凡,你还真是王八蛋,怪不得我当初栽你手里。”

  叶凡靠在座椅淡淡一笑:“陈轻烟应该感谢是我做手脚,换成是你,估计又要搭上几十条人命。”

  说话之间,房门被敲响,齐轻眉看了一眼监控。

  随后她就让门口保镖验证对方身份,得到核实后又安检了一番,发现来者没有危险才开门。

  叶凡一笑:“够小心阿。”

  很快,一个俏丽的马尾辫服务员走入了,手里还端着一个托盘。

  上面摆着一碗面,一份汤,几根青菜,热气腾腾,清淡却让人有食欲。

  齐轻眉的早餐,海鲜汤面。

  她对齐轻眉毕恭毕敬开口:“齐总,你要的面来了。”

  “谢谢!”

  齐轻眉对她点点头,示意她放下后出去,随后又望向了叶凡笑道:“我饿了,先吃点东西,你如果没吃早餐,就自己叫一份,不过记得给钱。”

  齐轻眉一边说着话,一边把海鲜汤浇在面条上。

  汤汁浓郁,香气四溢。

  叶凡却变了脸色。

  “不要吃!”

  他伸手一把盖住了瓷碗。

  同时,他望向了俏脸服务员,一字一句开口:“这世间,有一种很有趣的螺。”

  “当你非常开心地在海边散步,愉快地捡起一些更漂亮的贝壳,你突然感觉手被其中一只贝壳扎了一下。”

  “如果你不及时把伤口的血挤出来,带着贝壳去找附近的医生,你看起来没有大碍的手指,会在三分钟后肿胀起来。”

  “你不会感觉到疼痛,你只会发现手指发麻,一点点发麻,接着整个手失去知觉,然后慢慢侵入头脑和心脏。”

  “它会让你神经越来越迟钝,让你心脏跳动越来越慢,至于你一切身体机能被麻木。”

  “它化验不出毒性,却能杀人于无形,就好像给人打了过量的麻药。”

  “这种螺,即便是煮成汤,喝下去,依然能让人发麻死亡。”

  “这就是无数渔民忌惮的鸡心螺!”

  话音一落,叶凡就抄起瓷碗砸向俏丽服务员……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