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感觉掉坑了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12 15:52: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东叔,东叔!”

  在叶禁城和陈轻烟离开叶宫时,叶凡正和齐轻眉走入了东篱小筑。

  叶凡本来要回卫宫吃饭,结果被叶镇东打电话叫过来,还让他把齐轻眉也带上。

  叶凡只好跟赵明月和唐若雪说一声,随后就带着齐轻眉过来这里。

  “东叔,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吗?”

  叶凡一边轻车熟路往院子里窜,一边晃悠悠喊着。

  一进院子,叶凡就用力抽着鼻子,随后就见院子芭蕉树下的石桌,摆着一锅热乎乎的大盘鸡。

  旁边还有几个家常小菜,虽然卖相不是太好,但闻起来很香,让叶凡食欲大增。

  “叶凡来了?坐,坐,你带着轻眉先坐下。”

  听到叶凡的声音,厨房传来叶镇东的笑声:“我把花生焖猪蹄弄出来就可以吃饭了。”

  叶凡带着齐轻眉坐下,随后对走出来的叶镇东问道:

  “东叔,你不是很忙吗?怎么有空做饭?”

  “还一口气弄了六菜一汤。”

  叶凡好奇望着叶镇东:“今天你生日?”

  “不是!”

  叶镇东绽放一个笑容,把一锅花生闷猪蹄放下,香气四溢。

  “我寻思来了宝城这么多天,除了上次喝过几杯茶外,咱们叔侄一直没有好好聚过。”

  “今天恰好有点时间,我就下厨做了点饭菜,然后叫你们过来聚一聚。”

  “而且金媛会所我也算间接有份,它是不是火爆,影响到我老了之后的退休生活。”

  “你们现在打理的井井有条,蒸蒸日上,我怎么也要请你们吃顿饭感谢一下。”

  叶镇东说了几个理由,随后又拿一壶花雕,给叶凡和齐轻眉倒了一杯。

  叶凡闻笑了笑:“东叔,客气了,自己人。”

  “你还有一层意思没说。”

  齐轻眉看着叶镇东开口:

  “这一顿饭也是告别宴吧?”

  她一眼洞穿叶镇东的心思:“吃完之后,今晚或者明早,你就要离开了吧?”

  夹起一个鸡腿的叶凡一愣:“东叔,你要回去了?”

  叶镇东一怔,随后看着齐轻眉一笑:“看来让你这个太子妃出来,还真是我无比正确的决定啊。”

  齐轻眉幽幽一叹:“太子妃已死,我现在是齐轻眉。”

  “叶禁城的太子妃已死,但叶堂的太子妃还有希望。”

  叶镇东玩味一笑,随后又望向了叶凡开口:

  “轻眉说的没错,我估计明早就会离开宝城,南陵突发有点事,需要我回去处理。”

  “不过你放心,处理完事情我就回来,我还要给叶门主祝寿呢。”

  他很是坦诚:“不管我跟叶家怎么不对付,这一个恭贺还是要亲自给的。”

  齐轻眉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吃着青菜,她心里清楚,叶镇东这一回去,只怕很难再回宝城。

  叶凡把鸡腿放入叶镇东碗里:“那你走的时候,我送送你?具体什么时候走?”

  “不用了,你们好好处理金媛会所的事吧。”

  叶镇东提醒着叶凡和齐轻眉:

  “虽然黑料给了陈轻烟压力,还让她身败名裂,但不代表你们就能毁掉她。”

  “她一定会动用全部关系和能量解决此事。”

  他补充一句:“而且很大概率会压下去。”

  “我和叶凡料到了。”

  齐轻眉眼皮子都不抬,又捡起一根青菜开口:

  “所以我们已经准备了第二把、第三把火,足够好好燃烧到五十大寿。”

  她语气很是平淡,却显得很是从容,给人早已运筹帷幄的态势。

  “就算没有烧起来也无所谓了。”

  叶凡笑着接过话题:“齐轻眉那一把火,已经把她和会所形象立了起来。”

  “哪怕齐轻眉提高了会员卡门槛,把会员费翻了三倍,还有一堆人哭着喊着要入会。”

  他笑着夸大一句:“我们下午数钱都数的手抽筋。”

  叶镇东很是欣慰:“你们心里有信心就好。”

  “没事,东叔你处理完事情就回来,到时咱们一起参加寿宴,参加完了,我们再一起回去。”

  叶凡端起了酒杯:“好了,不说什么告别了,咱们喝一杯。”

  齐轻眉突然出声:“不急,等一等。”

  叶凡一愣:“等一等?”

  齐轻眉白了叶凡一眼:“你没发现桌上四副碗筷吗?这说明人还没到齐。”

  叶凡一怔,扫视一眼,果然见到四副碗筷,他望着叶镇东一笑:“东叔,华老要过来吗?”

  “不是!”

  叶镇东笑容温和:“一个老朋友,估计会来看我一眼。”

  “说曹操,曹操就到。”

  叶镇东笑声突然畅快起来,望向院子门口出现的一个人。

  叶凡和齐轻眉扭头望去,只见一个灰衣人提着一壶酒缓缓靠近。

  他样子普通,神情木讷,眼里也毫无光芒,可他这样走来,却给叶凡一把断剑缓缓逼近。

  叶凡的肌肉不受控制绷紧。

  齐轻眉的俏脸也微微一变:“残剑?”

  叶凡低声问道:“什么来头?”

  “白小寒,十三岁出道,老太君的贴身死士,也曾是白氏家族第一高手。”

  齐轻眉俏脸凝重简述他的来历:

  “他手里曾有一把龙泉宝剑,因为杀人过多断成两截,自此被人称呼为残剑。”

  “你可以想象他以前究竟杀了多少人。”

  “当然老门主在外征战,老太君在后面坐镇,有无数势力潜入想要暗杀老太君,但没有一个人成功。”

  “其中大部分都是残剑化解危机。”

  “最凶险一次,一个杀手只距离老太君三米,拉响体内炸弹就能一起死,但最后依然被人一剑封喉任务失败。”

  “残剑冷血、凶残、但为人义气和忠诚,还不惧死亡。”推荐阅读sm..s..

  “他不在杀手榜单,却能赢得楚门第一杀手残刀的赞许。”

  “只是老太君退休二线后,他也跟着消失在众人视野,连叶门主他们都很少看到他的影子。”

  她止不住皱起眉头:“没想到老太君会派他来这里!”

  叶凡一听身躯微微僵直,闪出鱼肠剑站了起来:

  “他来这里是要杀东叔的?”

  毕竟这么牛哄哄的人物,不可能没事出来溜达。

  “叶凡,别紧张,我跟残剑虽然立场不同,但私底下还是老朋友。”

  叶镇东轻轻挥手示意叶凡淡定:“而且他也算我半个师父。”

  “我的杀人招术,原本有四十九招,被他精简成十招,招数减少,却招招杀人,威力无穷。”

  “当然,他也学了我几招飞剑,让他另外半截断剑发挥巨大作用。”

  “他不会杀我的,再说了,我是十六署负责人,他也不可能杀我。”

  说话之间,他笑着站起来,迎向靠近的残剑一笑:

  “来的正好,一起吃饭?”

  他手指一点饭菜:“花生焖猪蹄,你最喜欢吃的。”

  “当”

  残剑没有开口回应,只是上前两步,拿过两个瓷碗,打开自己带来的竹叶青。

  他哗啦啦地往瓷碗里面倒酒。

  清列竹叶青在瓷碗不断旋转,怡人心肺的酒香瞬间弥漫整间院子。

  叶镇东微微惊讶:“这是一线牵?你珍藏三十年剩下的那半瓶?”

  “喝!”

  倒满两个瓷碗后,残剑端起瓷碗看着叶镇东。

  叶镇东端起了竹叶青:“好!”

  “当!”

  两人一碰,然后咕噜噜一口喝完竹叶青。

  残剑把瓷碗丢在桌上:“走!”

  “好!我走!”

  叶镇东毫不犹豫回应:

  “我侄子和侄女就交给你照顾了。”

  说完之后,叶镇东就转身拖出一个行李箱,干脆利落离开院子,钻入韩四指开来的车子迅速消失。

  叶凡和齐轻眉懵比了。

  残剑也愣了,感觉自己掉入了一个坑……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