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九百七十七章回我们的家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呜”

  从龙京酒店出来后,叶凡就让独孤殇直接回唐家。

  唐若雪靠在座椅上喝了半瓶净水,随后看着叶凡挤出一句“叶凡,谢谢你。”

  叶凡沉默了一会,随后摇摇头“你我之间没必要说这种话。”

  “没有你出现,估计今晚又麻烦了。”

  唐若雪望着前方的目光微微凝聚,杨破局的混蛋她见多了,但叶飞扬这种滴水不进的主,她还算是第一次见。

  不仅强硬,还不怕死,换成其余纨绔子弟,早跪下来求饶了,可他最后只是忌惮叶堂声誉受损妥协。

  而且她能明确预感到,叶凡今晚的压制只是暂时的,以叶飞扬那种死硬性格,绝不会善罢甘休。

  “我不会让你有麻烦的。”

  叶凡微微一握唐若雪冰凉的手,随后神情犹豫问出一句

  “你怎么好端端跑去龙京酒店对赌,还一口气赌几亿十几亿的?”

  他已经知道对赌过程,却还不知道唐若雪的目的。

  “两个目的。”

  唐若雪也没有对叶凡隐瞒

  “一个是弥补一百亿的窟窿,帝豪银行的路走不通,我只能剑走偏锋来这豪赌。”

  “赢了,继续做十三支主事人,输了,自己提前滚蛋。”

  “我知道这是孤注一掷还极其疯狂,可这是最快的来钱方式对不对?”

  她还有一句八成把握赢钱的话没说出来,随后又话锋一转

  “第二个目的,我心情很不好,我需要泄。”

  “对于一个女人,泄方式不外乎喝酒、飙车、找个男人上床……”

  “当初喝酒差点被赵东阳和孟江南算计,我对大醉一场就有了抗拒。”

  “至于飙车,我又不会,而且不想失控伤害到无辜的人。”更新最快s..sm..

  “找男人上床……这倒是不错的选择,可惜没有我看上眼的。”

  “所以两者结合最终去龙京酒店一赌了。”

  “唯一没想到,杨破局会破坏赌场规矩。”

  她身子微微一软,靠在叶凡的肩膀上,显然有点累了。

  叶凡好奇追问一声“你平时轨迹三点一线,家里、公司、客户,怎么知道龙京酒店能赌钱?”

  在叶凡眼里,唐若雪算是乖乖女,应该不会知道这种灰色经营存在。

  “以前跟汪翘楚合作时来这里应过酬,他带我们上去转了一圈。”

  唐若雪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跟叶凡坦诚

  “自此之后,赌场客服经理欧阳月就每周给我问候信息。”

  “今天一如既往收到她的信息,我恰好需要钱也想泄就跑过来了。”

  唐若雪呼出一口长气“我一看杨破局,就知道他想些什么,于是就欲擒故纵给他挖了一个坑。”

  欧阳月?

  叶凡重复了一下名字,随后又苦笑一声“欲擒故纵挖坑……你啥时候学的赌术啊?”

  “大姐和琪琪都不是做生意的料,所以我从小就要挑起天唐公司担子。”

  唐若雪轻轻磨蹭了叶凡肩膀几下,随后望着前方灯光呢喃一声

  “而且我也算是唐门一支血脉,很多东西不管要不要用,都是需要涉猎一点。”

  “我爹以前就是唐门少主,他对豪门项目很是熟悉,尽管废了二十多年,但教会我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赌桌上的规矩也就多少懂得,我的枪法也是他以前教的。”首发..m..

  “我平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没有遇见相应场合,而且我内心也抗拒这些东西。”

  “在我的认知里,正正当当做生意才是王道。”

  她苦笑一声“可惜今晚再度证明我太天真。”

  唐若雪很不想赚这些灰色地带的快钱,可惜最终还是在残酷现实中,走入赌场用唐三国教的赌术对赌。

  “明白了……今晚生什么事了让你这样情绪不好?”

  叶凡轻声一句“揪心一百亿的窟窿?我可以借给你,不想觉得欠我,可以给商业利息。”

  唐若雪先是沉默,随后拿出一个盒子,放在叶凡手里“这是我欠你的一个交待。”

  叶凡一愣,接过来一看,眼皮一跳。

  这是一个透明小盒子,光滑冰凉,里面躺着一枚银针。

  他认了出来,这是比赛专用的银针,随后他心里一震,想到了林秋玲额头一针。

  此针一拔,林秋玲生机熄灭。

  叶凡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伸手把女人搂在了怀里。

  这一抱,强烈的感情如泰山压顶般地向唐若雪袭来。

  她的手脚麻木了,血液快要凝固了,心脏也要窒息了。

  拔针的最后一幕,好像有一把尖刀直刺进她的心里,让唐若雪五脏六腑都破裂了

  接着,一连串泪水从唐若雪悲伤的脸上无声地流下来。

  唐若雪没有一点儿的哭声,只任凭眼泪不停地往下流,顷刻打湿了叶凡衣衫。

  叶凡也没有出声,只是紧紧抱着女人,知道所有安慰都没有意义。

  他设想过唐若雪的很多种交待,唯独没有想到她会拔针。

  他也知道,林秋玲这个死法,不论对林秋玲还是对唐家,都是最好的选择了。

  但叶凡也知道,再怎么大义灭亲,唐若雪心里还是会痛苦。

  想到自己也是间接的施压者,叶凡就轻声一句

  “对不起……”

  唐若雪死命摇头,随后泪水更盛,她不怪叶凡,更多是责怪自己。

  如非自己对母亲太纵容太没底线,母亲又怎会越走越远,最终做出下毒一事?

  叶凡感受到她情绪,抱紧她的身子,低头吻着她的额头,让她感受一丝温暖。

  随后,他很认真地开口“还有我在!”

  唐若雪咳嗽一声“我不想回唐家别墅,我不想回去……”

  叶凡微微一愣,随后也就理解。

  唐若雪亲手断送了林秋玲生机,回去唐家别墅难免睹物思人,也不知道怎么对父亲和妹妹交待。

  他思虑一会“那就回我们的家。”

  唐若雪一怔,随后没再出声,只是把头埋在叶凡怀里。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西山别墅,当初秦世杰送给叶凡的物业,也是叶凡下聘那晚带回唐若雪的地方。

  唐若雪在叶凡怀里睡着了,叶凡知道她很累也就没有叫醒,像是抱着小猫一样,把她抱进别墅放在卧室大床。

  刚刚放下,叶凡要转身出门,唐若雪却突然挣扎,闭着眼睛,陷入恐惧之中

  “叶凡,叶凡……”

  叶凡在床边坐了下来“我在,我在。”

  “不要离开我……”

  睡梦中的唐若雪慑慑冷,伸手抱住了他。

  叶凡轻声一叹,给女人盖好被子,随后和衣而睡,让唐若雪有足够的安全感。

  和睦无声,交颈而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投射而入,透过微小的窗帘缝隙点亮了房间,叶凡眯着眼睛醒了过来。

  他侧头一看,自己身上多了一张被子,而唐若雪却不见了影子。

  “唐若雪!”

  叶凡腾地惊坐而起喊出一声。

  “叶少早上好。”

  听到叶凡的喊叫,唐七推门进来

  “唐小姐去第五胡同了!”

  叶凡眼皮一跳,唐门重地!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