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他是我爹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14 14:09: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残剑走了,但所有人都注视着他的背影。

  在场众人,除了叶凡之外,就没有人认识他,可每一个人都不敢轻视他。

  残剑身手未必属于顶尖一撮,但杀人的干脆却冲击每个人。

  他的出手,不仅快准狠,而且不考虑自己生死,只想着把对方杀掉。

  你一招毒蛇吐信,他也一招毒蛇吐信,你一剑穿喉,他也同样一剑穿喉。

  你一刀捅死他的时候,他也会一剑捅死你。

  而且几十年的经验和淬炼,让他手法和速度比同等修为的人更快更熟练。

  这让他比对手更容易活下来。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不是实力绝对碾压残剑,那跟他动手的人九成九都会死。

  想要杀他的人,更是百分百活不成。

  残剑的杀人,不仅仅是炉火纯青,还达到了返璞归真。

  “送他一程!”

  在残剑身影快要消失的时候,叶凡反应了过来,让宋红颜派人去送残剑回去。

  宋红颜马上让两个亲信开车追上去,还顺手把两瓶红颜白药丢过去,让他们交给残剑涂抹胸膛的伤口。

  接着,宋红颜就让人迅速收拾现场。

  她还重新望向东方船坞的制高点。

  只可惜神秘枪手开完三枪后就不见了,包围过去的佣兵也没发现他下落。

  倒是外围几个手下捕捉到一人从海面飞行而去。手机端sm..

  显然神秘枪手看到营救辰龙无望,就背着喷气式飞行器跑了。

  那玩意时速最高一百公里,宋红颜也就散去追击念头。

  叶凡也很快治疗起辰龙。

  这人身上很多秘密,还事关赵明月袭击,叶凡无论如何都要让他活下来。

  辰龙命悬一线,心脏只差一厘就死亡,让叶凡足足忙活两个小时才保住他性命。

  随后,他就让人把辰龙送去医院好好输血深度治疗。

  “今天辛苦你了。”

  晚上,宋红颜的浅水别墅,疲惫的叶凡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随后就靠在沙发上歇息。

  期间,他还给赵明月和唐若雪打了一个电话,告知处理一些事情要晚点回去。

  宋红颜也换了一身衣服,放下盘起的头发,扎起了马尾辫,散去了干练和强势,却多了几分知性和娇媚。

  她先是给叶凡倒了一杯红酒,随后煎了一份牛扒坐在他沙发靠手。

  “又救我,又救辰龙,精力体力耗费不少吧?”

  “来,吃一块牛扒补充一下能量。”

  宋红颜把一大块牛扒切成了十几块,每一块都刚好可以放入嘴巴,省掉叶凡亲自动手切肉的麻烦。

  她叉起一块牛肉放在叶凡嘴巴。

  “你对辰龙动手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叶凡也有点饿了,一口吃掉牛扒:“那家伙又狡猾又阴险,一不小心就会被他反噬。”

  “今天只是一个意外。”

  宋红颜绽放一抹笑容,也叉了一块牛扒慢慢咀嚼着:“我对拿下辰龙是有十足把握的,哪怕他身边再多十个八个手下,我也有信心一网打尽。”

  “我对他的战斗力和装备是做了最大化评估。”

  “我甚至猜测他手里有火箭筒或烈性炸药呢。”

  “事实辰龙也被我狠狠炸翻,还被我堵在角落,而我还有两张牌没有打出去。”

  “唯一没想到,是出现一个战斗力不弱于辰龙的神秘枪手。”

  “这个人的横空杀出,加上我急于追问辰龙,这才让今天杀局有了变数。”

  “否则只要我不现身,辰龙他们只会被我活活耗死。”

  “不过臣妾知道错了,以后一定不孤身冒险,有什么行动都先知会我男人一声。”

  她又把一块牛扒送入叶凡嘴里,眨着眼睛轻声一句:“你想怎么惩罚我,我都好好受着,哪怕拿藤条抽我,我也不会反抗……”宋红颜一如既往调戏着叶凡:“顶多嗯哼几声,让你轻一点。”

  “我不是想要干涉你,我也没想惩罚你。”

  面对女人的如水温柔和娇媚,叶凡脸颊止不住发烫,他微微侧头保持距离:“我只是怕你出事,下次有什么大行动,你一定要跟我说一声。”

  他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话锋一转:“那个神秘枪手,很大概率是熊天骏。”

  “上一次东叔对付辰龙,就是熊天俊开枪救走。”

  “这说明两人关系非常密切。”

  “今天,辰龙为了掩护他突围,不顾危险对你进行斩首,把大批伏兵引走。”

  “而神秘枪手看到辰龙落难,也放弃悄然跑路机会,掉头用长枪锁定你。”

  叶凡作出一个判断:“他九成九是熊天骏。”

  “跟我猜测的差不多。”

  谈论起正事,宋红颜收起几分娇媚,多了几分冷冽:“如果真是熊天骏的话,那只能说这家伙真是一个人才。”

  “不仅能借模板掀起一场风云,还能跟辰龙这种人肝胆相照。”

  “他迷惑了郑家,迷惑了自家妻子,迷惑了血医门,也迷惑了五大家和三大基石。”

  她露出一丝遗憾:“可惜被他跑了,不然我真要跟他好好聊一聊,问问他为什么做这么多。”

  叶凡笑了笑:“没事,不急,只要他还要兴风作浪,就一定有机会抓住他。”

  “而且我们现在拿下了辰龙。”

  “虽然是一块硬石头,但只要慢慢渗透,就肯定能挖出有用的东西。”

  他提醒一句:“不过要加派人手保护,不要给他自杀或被人灭口的机会。”

  至于把辰龙救走,叶凡是一点都不担心的,辰龙现在的情况,稍微舟车劳顿颠簸,就可能心脏爆裂挂掉。

  “你放心,我安排了足够人手。”

  宋红颜流露着自信:“我还怕没有人来灭口呢,来一个抓一个,来两个抓一双。”

  叶凡抿入一口红酒:“行,你有分寸就好。”

  “你心里还有疑问怎么不问出来?”

  宋红颜突然一撩秀发,贴近叶凡脸颊出声:“怎么不问问,为什么我想着给你一个交待?”

  “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亲自围杀辰龙展现自己态度?”

  “怎么不问问,我对唐平凡杀你这么在意和愤怒?”

  女人一如既往的直接干脆,毫不遮遮掩掩。

  叶凡抬头,正好对着宋红颜的眸子,清澈,明净,还坦然。

  他轻声一句:“为什么?”

  “他是我爹!”

  宋红颜一下子戳穿那张纸:“他就是我便宜老爹,他就是抛弃我们母女二十多年的人渣。”

  “当然,我更渣,我贪恋他的能量,还是违背了自己本意,认回了他这个爹。”

  “不过,我可以为了钱为了权,叫他一声爹,却不代表他可以伤害我心爱的男人。”

  “所以如果真是他雇佣辰龙杀你,我就是父女相残也要给你一个交待!”

  “幸亏……他不是……”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