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九百八十六章狸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下午四点,叶凡走入了龙都殡仪馆。

  这里有警方一个解剖室。

  叶凡走入冷冰冰的屋子时,一眼看到陈小月躺在台上,脸色苍白,满脸震惊,死不瞑目。

  “在街上被人捅了一刀。”

  杨剑雄从门口走入了过来,把情况告诉叶凡:“整个刀子没入腹部,刀刃还涂有剧毒。”

  叶凡轻叹一声:“一刀致命!”

  看着横死的陈小月,情绪一度低落,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终究没有保护好这女人。

  只是他内心也很无奈,收拾完红佛就第一时间赶回档案柜,可陈小月却没有按照他吩咐躲在里面。

  叶凡追问一声:“抓到凶手了吗?”

  “没有。”

  杨剑雄轻轻摇头:“街道的监控没坏,但凶杀保护很好,鸭舌帽,口罩,硬底鞋,暂时没什么线索。”

  叶凡皱起眉头:“会不会是汪翘楚杀人灭口?”

  来的路上,叶凡已经做了一份口供,杨剑雄也多少知道跟汪翘楚有关。

  “不好说,但两人确实关系密切。”

  杨剑雄一笑:“陈小月最后一个电话就是打给汪翘楚的。”

  “上面还显示通话超过一分钟。”

  他补充一句:“如果两人没有关系,汪翘楚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陌生人身上。”更新最快s..sm..

  叶凡微微惊讶:“陈小月给汪翘楚打电话了?”

  杨剑雄没有隐瞒:“没错,而且是打电话时被人杀掉,至于具体内容,就要看汪翘楚的供词了?”

  叶凡眨着眼睛:“你们抓了汪翘楚?”

  “涉及到你的生死,恒殿直接介入了。”

  杨剑雄大笑一声开口:“对了,我待会还要送你去一踏恒殿,调查组的人想要跟你聊几句。”

  叶凡微微抬头:“看来我的供词会很有份量啊。”

  临近五点,叶凡跟着杨剑雄来到东阳区一个院子。

  院子很大,庭院深深,足足十二重,不过除了两个石狮子和一个看门老伯外,却没有什么荷枪实弹的守卫。

  如非杨剑雄明确这里就是恒殿,叶凡很难把它跟国之基石联系起来。

  一点都不金碧辉煌。

  叶凡被领人第一重院子的偏厅,也是一个小型会议室,随后就看到头顶有一行字:“神州的天空下,不可能有永远不被揭穿的黑幕,更不可能有完美到找不到任何线索、不留任何痕迹的阴谋。”

  他念了一遍后微微点头:“写的真好。”

  “砰!”

  在叶凡若有所思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两男一女走入了进来。

  三人脸上都冷冰冰的,好像是冻住了表情,让人看不出半点情感,也给人说不出的威压。

  可看到叶凡后,三人几乎同时绽放笑容,还带着一股子恭敬。

  一个圆脸汉子最先走了上来,毕恭毕敬开口:“叶国士,你好,我是恒殿调查处组长,我叫赵国仁。”

  “这两位是我的同伴,赵国义,赵国丽。”

  “我们把叶国士请过来,是想要再度了解一下今天袭击情况。”

  “我们知道你把情况跟警方说过,但你是神州列入编号的国士,我们看看能否帮点忙。”

  他很是谦卑:“希望叶国士多多包涵。”

  “没事,应该的,而且我也想早点揪出幕后黑手给无辜者讨回公道。”

  叶凡笑着摆摆手:“赵组长,你们想要问什么就问吧,我知道的一定会告诉你们。”

  “叶国士,请坐。”

  赵国仁彬彬有礼邀请叶凡落座,随后就让赵国义和赵国丽他们录音,做笔录。

  “叶国士,能不能请你把今天的事再说一遍。”

  他笑容恬淡:“越详细越好,这样以后作为证据,就不会有什么漏洞。”

  作为证据?

  叶凡微微眯起眼睛,看来真有人要倒霉了。

  于是叶凡就把龙京酒店冲突从头说起,如何起的冲突,如何封的酒店,如何被袭击,还有对欧阳月的调查。

  叶凡没有半点隐瞒,一五一十告知对方。

  赵国仁听完微微点头,这跟掌握的情况一致。

  随后他笑着问出一句:“叶国士,你是认定叶飞扬和杨破局派人杀你?”

  叶凡一脸认真回道:“不是我认定,是事实啊。”

  “那些袭击我的外籍杀手,全是杨破局身边的外籍保镖,而且叶飞扬的头号马仔红佛也担任了狙击手。”

  “加上我跟他们在龙京酒店的冲突,不是他们又是谁呢?”

  “当然,罪魁祸首是汪翘楚,是他龌蹉算计,导致我跟杨破局他们生死相磕。”

  “陈小月也已经招认是汪翘楚所为。”首发..m..

  “她说我当初在中海打了汪翘楚,加上若雪白药一事,他做梦都想要害死我,杀死我。”

  “汪翘楚本来要借苗金戈和血医门的手弄死我,结果我命大,不仅逃过一劫,还为国争光。”

  “汪翘楚更加恨我,就挑拨我跟叶家他们死磕。”

  “我原本对杨家和叶家恨之入骨,但我知道汪翘楚搞事后,我反倒不怎么仇视了,他们也被人算计了。”

  叶凡竭尽全力把汪翘楚往深渊里面踩,反正陈小月已死,口供已经死无对证了。

  “对了,我这里还有陈小月的几句招供。”

  “虽然没时间全部招供,但足够指证汪翘楚有罪了。”

  叶凡把手机拿出来,发了一个录音给赵国仁,正是陈小月惊慌失措时对汪翘楚的指证。

  赵国仁听完后微微眯眼,随后笑着出声:“谢谢叶国士提供证据。”

  “不用客气,把坏人绳之于法是我的义务。”

  叶凡笑了笑,随后问出一句:“对了,我在咖啡厅杀了那么多人,会不会有事啊?”

  “那个什么红佛还是他们亲信,跟我打斗中不小心摔落天台死了,他们会不会报复我啊?”

  叶凡很是担忧看着赵国仁,好像一只可怜的小绵羊。

  “叶国士放心,你是正当防卫,不会有事。”

  赵国仁落地有声:“而且杨家和叶家也不会报复你,我们会保障你的安全。”

  “我还可以告诉你,杨破局、叶飞扬、熊子和汪翘楚已经被我们拿下。”

  他给叶凡一个定心丸:“这几年他们都不会有机会出去了。”

  “你们抓了他们了?

  太好了。”

  叶凡先是一怔,随后一喜,接着又神情犹豫:“可他们背景雄厚根深蒂固,我担心他们搬出家族让事情不了了之啊。”

  叶凡看着赵国仁他们:“到时汪翘楚他们毫发无损出来,只怕更嚣张地对付我啊。”

  “以他们的能量,很多事情当然能不了了之。”

  赵国仁脸上突然变得冷漠:“但大庭广众袭杀叶国士,这事情就必须付出代价。”

  “那就好。”

  叶凡心里一喜,能关汪翘楚和叶飞扬他们几年,看来这一波坑杀很值得啊。

  随后他又追问一声:“赵组长,我现在也是国士了,按道理,你们不是该派人保护我吗?”

  “怎么这次我如此凶险都没有人来救我?”

  “是不是我这个国士手续还没审批完,或者没有公开授予勋章,所以你们暂时没派人来保护啊?”

  叶凡一脸无辜的样子:“我寻思有你们的人贴身保护我,估计他们就不敢这么放肆。”

  “叶国士,你放心,你不会有危险的。”

  赵国仁闻哈哈大笑一声,随后出声宽慰着叶凡:“其实恒殿一直有人保护你,只是我们也知道你地境身手,这些凶险根本威胁不到你,所以保护的人就没有现身。”

  “一是锻炼你,让你对危险有更好地反应,毕竟时刻保持敏锐才能最好地保护自己。”

  “二是保护者躲在暗中,可以让敌人无法捕捉你真正的安保力量,能黄雀在后化解更多危机。”

  “一旦你遇见真正的危险,她一定会挡在你前面的。”

  说到最后一句时,他落地有声,给人不容置疑之感。

  “行,有你们这番话,我就安心了。”

  叶凡笑了起来,随后又好奇问道:“既然有人在暗中保护我,不知道能不能让我见一见真面目,这样可以避免误会。”

  他想顺便问问对方,什么情况下才算危险?

  这样下次自己就不用太卖力杀敌了。

  “你们有缘的时候自会相见。”

  赵国仁避重就轻一笑:“不过代号可以告诉你,将来她自报家门,你就知道她是自己人了。”

  叶凡坐直身子:“什么代号?”

  “狸!”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