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九百八十七章老夫汪报国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有了恒殿和警方介入,叶凡危机散去,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人招惹。

  叶凡趁着这个空档,把身体恢复大半的唐风花接了回来,免得她在医院呆的无聊。

  接着他又把拈花三人救醒过来,让他们重新感受这世界的新鲜空气。

  陈小月横死的第三天早上,叶凡刚刚吃完早餐,孙不凡和华烟雨他们就呼啦一声围了过来。

  一个个神情振奋,手里还拿着银行卡,好像中大奖一样。

  叶凡吓了一跳:“你们要干什么?”

  “小师祖,这是我的全部积蓄,两千万。”

  孙不凡把银行卡递给叶凡开口:“我要加入华医门,我还要买点股份。”

  华烟雨挤了上来:“叶凡,先收我的,爷爷和我一起加入华医门,顺便买十个亿股份。”

  “叶凡,我们够不够资质加入啊?”

  八大医师也探头探脑看着叶凡:“我们没什么大钱,几百万你收不?”

  “什么?

  你们要加入华医门?”

  叶凡闻止不住一愣:“还砸锅卖铁投资?”

  “是啊,是啊,我们都想加入,哪怕最普通的子弟也无所谓,最重要的是给个位置让我们占。”

  华烟雨很是激动:“股份多少也无所谓,就是赚钱的时候能分一点就行。”

  “这华医门八字没一撇,你们这样火急火燎加入,会不会太冒失啊?”

  叶凡挠着脑袋出声:“万一华医门起不来,你们的钱可就打水漂了。”

  “不怕,我们相信你,只要是你牵头,肯定能成功。”

  “就是,哪怕失败了也无所谓,不就那点钱,重新再赚就是,万一成功了,那可就是元老了。”

  “对,对,而且宋总说的没错,人生不冒几次险,怎么算得上人生?”

  “叶凡,我们可是老朋友,老熟人,这么好的机会,你可不能不带我们玩。”

  孙不凡他们七嘴八舌向叶凡表态,喊着无论如何都要加入华医门。

  叶凡看着他们笑了笑,知道他们固然是想把握一个机会,但更多是变相支持自己。

  于是他大手一挥:“好,你们的人,你们的钱,我全收,你们是华医门第一批班底。”

  “具体怎么安排,你们找颜姐商量。”

  他语气带着坚定:“总之你们这样信任我,我是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话音落下,拈花三人跑了过来:“叶凡,我们三个也要分杯羹。”

  接着秦世杰也神情紧张喊道:“叶少,我可以起草华医门规章制度。”

  唐风花也凑热闹:“叶凡,捡钱不能忘了我啊。”

  孙圣手、公孙渊和药胜寒也铁心跟华医门共同进退。

  叶镇东、叶无九和沈碧琴更是掏出棺材板,就连苏惜儿也翻出了储钱罐……整个上午,金芝林热闹无比。

  叶凡好不容易让宋红颜跟众人对接,他想要喝口茶水喘口气,接着一辆玛莎拉蒂开了过来。

  车门打开,钻出一个清爽干净的身影,汪清舞像是一朵花一样出现在叶凡面前。

  叶凡笑着起身迎接:“汪小姐这么有空来拜访?”

  “两件事情。”

  汪清舞跟叶凡也很是熟络了,没有虚与委蛇,捏出一张支票嫣然笑道:“第一,分红了,你很可能把汪氏酒业忘了个一干二净,但我不能忽略你这个大股东啊。”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是这个季度的分红,你好好收着。”

  她把支票塞入叶凡的手里。

  “三十亿,这么多?”

  叶凡看着支票大吃一惊:“这怎么行?

  不太好吧?”

  “再说了,我就给了一个秘方,公司完全就是你在打理,你给我这么多钱,我不好意思收啊。”

  “重新开一张,给个三五千万得了。”

  叶凡把支票又塞回去。

  “拿着,这是你应得的。”

  汪清舞白了叶凡一眼:“如果不是你竹叶青秘方,我早就倒闭了,也被迫嫁人了,哪里有现在的如日冲天?”

  “而且这钱只是起步阶段,再过几年,估计还能翻几倍。”

  “你现在都不收,以后只怕更不敢收了。”

  “我说过给你一半股份,就绝对不会食。”

  汪清舞把支票塞进叶凡的口袋:“再说了,以后产品升级,我还要你帮忙呢,你不收这钱,我怎么好意思麻烦你?”

  她威胁着叶凡:“快收,快收,不然我喊非礼了。”

  叶凡脸上流露无奈,只好把支票收下:“行,我收了,以后有什么麻烦尽管找我。”

  “那是必须的,咱们可是铁哥们。”

  汪清舞看到叶凡收下支票后,俏脸多了一丝满足。

  叶凡追问一声:“你找我第二件事是什么?”

  汪清舞收起了笑容,眸子多了一丝深邃:“我爷爷想要见你。”手机端sm..

  叶凡一愣:“他见我干什么?

  我跟你爷爷没啥交情啊。”

  “不知道。”

  汪清舞苦笑一声:“他只是让我来请你,下去去品园喝下午茶。”

  “叶凡,如果你不想去的话,你可以拒绝的。”

  虽然她是汪家人,还不敢违抗老人指令,但知道双方的恩恩怨怨,特别是前几天的汪翘楚一事,彼此几近水火不容。

  她内心不希望叶凡赴会,免得被爷爷刁难。

  汪清舞不想叶凡受到羞辱,哪怕是自己的家人。

  “估计是你哥的事。”

  叶凡笑了起来:“没想到你爷爷都出马了,看来汪家对你哥真是宝贝啊。”

  “让我过去,估计是要斥责我一番。”

  叶凡转动着念头:“在我手里栽跟斗,你爷爷心里不爽啊。”

  汪清舞幽幽一叹:“我替你拒绝了他吧。”

  “不,我去喝这个茶。”

  叶凡挺直了身躯:“你这么为我着想,我又哪能不让你完成任务呢?”

  “下午过来接我去见你爷爷。”

  不管汪家打什么主意,叶凡都准备悍然面对。

  下午三点,汪清舞带着叶凡来到一处占地极广的庄园。

  穿过几条走廊和湖泊后,叶凡来到了一个阔大后院。

  这里虽然没有戒备森严,但也站着十几个男女,安静且耐心。

  院子长着一棵杏树,叶子青绿,瑟瑟摇动,让午后的阳光变得斑驳细碎。

  杏树下面,一个体格魁梧的中山装老人正奋笔疾书。

  他正写着一首江城子。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龙飞凤舞,入木三分,只是字眼就给人一种意气风发的磅礴气势,昭示出老人沉浸书法多年的功力。

  叶凡看着这首诗也被感染,精气神无意识绽放,目光也带着一股豪迈。

  中山装老人正要落下最后射天狼三个字,听到侧面传来动静就不经意瞄了一眼。

  他对叶凡只是看了一眼,看到两人等候,他就重新低下头,想要写完最后三个字。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笔锋却再也无法落下。

  原本心如止水的精神境界,因为刚才的那一眼对视,竟完全被叶凡一瞥扰乱了。

  想不到世上竟有这样的人,那眼神,有如宝刀出鞘的瞬间,暴射纵横,直透人心。

  中山装老人的精神境界,被叶凡的目光填满,心里也都想着叶凡的影子。

  “啪”老人沾染着浓墨的笔锋,欲落却又抬起,最终他把毛笔一丢,转身迎向了叶凡。

  在汪清舞等人的震惊中,中山装老人向叶凡伸出了手:“老夫汪报国。”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