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九百八十八章给我一个机会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汪清舞他们都很是惊讶。

  汪报国这几十年,除了那几个屈指可数的老朋友外,根本没有跟别人握过手,还是自己主动的那一种。

  叶凡也是一愣,有点意外老人的热情,不过还是礼貌一握:“叶凡!”

  “名字平平凡凡,人却是人中之龙。”

  汪报国保持着爽朗笑容,用力跟叶凡晃了晃手腕,给予后者一股重视和厚实之感:“看过你不少照片不少资料,也不止一次感慨生自当如此,可依然没有见你真人来得让我感触。”

  他很直接地赞许着叶凡:“精光内敛,却又不乏锋芒,汪翘楚落到这个地步,不是他运气不好,而是实力不如你啊。”

  汪家成员再度惊讶,汪家上下都知道,汪报国对汪翘楚一向看好,不然也不会给他这么高的地位和资源。

  可没想到,老人现在却说叶凡比汪报国厉害。

  他们当然不会认为老人跟叶凡客套,汪报国没必要违心奉承叶凡。

  这不得不让汪家众人重新审视叶凡。

  “汪老过奖了,我就是一个小医生,哪有什么精光和锋芒。”

  叶凡淡淡一笑:“汪翘楚搞成这样,不是什么输给我,而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听到后面一句,汪清舞他们眼皮一跳,担心汪报国发飙。

  只是汪报国没有发怒,反而若有所思念了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

  “没错。”

  叶凡语气平静:“如不是他一心要打击我,算计我,袭击我,又怎会做这么多错事把自己搭进去?”

  “这一次,他计划也算周密了,只是启用了陈小月这颗弃子,就把我和杨家、叶家、唐门全部卷进去。”

  “可惜他没想到陈小月被我查到了底细,更没有想到我早有了国士身份傍身。”

  叶凡目光炯炯看着老人:“他落到这个地步只能怪他龌蹉,只能怪汪老先生引导无方。”

  听到叶凡责怪爷爷,汪清舞下意识开口:“叶凡……”“引导无方?”

  汪报国挥手制止汪清舞开口:“这话怎么说?

  我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你对我印象这么不好?”

  “可这不是我们第一次打交道。”

  叶凡脸上没有丝毫畏惧,坦然迎接着汪报国的目光:“上次在酒吧,汪小姐被龟田和青木欺负,差一点就拖入厢房施暴,是我出手把她营救了下来。”

  “我还把龟田他们打成了死狗。”

  “随后汪翘楚带人赶赴了过来,可他并没有给汪小姐讨回公道,反而借机把我这个恩人留给青木一伙。”

  “汪小姐一度反抗,却被汪翘楚告知是你意思。”

  “汪小姐不相信你会这样子做,还亲自给你打电话求救。”

  “可不知道你出于什么心理,你让汪小姐听从汪翘楚指令,还让人把汪小姐强行带离,不让她保护我这个恩人。”

  “你说,你这个一家之主都利益至上,无视恩人生死,一向以你为楷模的汪翘楚,又怎会堂堂正正走正路?”

  “所以汪翘楚的下场,他自己七分责任,你也有三分。”

  叶凡从容不迫把昔日纷争说了出来,让全场不由自主安静下来,也让汪清舞眸子晶莹剔透涌动着感动。手机端sm..

  这个男人,始终记得她的委屈,也宽容着她的无能为力。

  汪报国的笑容沉寂了下来,眸子中的锋芒也消失不见,站在原地像是石头一样沉思。

  良久,他轻轻点头,一拍叶凡肩膀:“你说得对,我教导无方,我该负责任。”

  叶凡也没有咄咄逼人:“汪老明白就行。”

  他清楚,对于汪报国这些人来说,面子很多时候比对错更重要,为了维护颜面,很多时候明知道是错也会一错到底。

  现在老家伙能认错,确实有不小胸怀。

  “哈哈哈”汪报国再度哈哈大笑起来,一搂叶凡肩膀开口:“活了半个多世纪,几乎没有人敢这样批判我,想不到今天会被你这小子训了。”推荐阅读sm..s..

  “不过这个当头棒喝不错,可以让我想通不少东西。”

  “看来今天请你过来喝茶是一个正确选择。”

  “来,来,试试明前茶,刚摘下没几天,味道很不错。”

  他带着叶凡在一个木头雕刻的茶几落座,亲自给叶凡泡起了色泽绿翠的明前茶。

  “谢谢汪老赞许。”

  叶凡笑了笑,随后直奔主题:“汪老让清舞请我过来,应该不是只喝这明前茶吧?”

  他还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茶水口感非常不错,一入口就让口腔溢香,精神一振。

  “龙京酒店一事,我经过这几天的事件复盘,我发现汪翘楚也被人算计了。”

  汪报国也没有太多废话,捏着茶杯跟叶凡开诚布公:“陈小月确实是汪翘楚的棋子,他本意也是用她引诱唐若雪下水,给你添堵也让他英雄救美。”

  “你跟杨家和叶家的冲突并非他所图。”

  “陈小月是故意把唐若雪跟杨破局凑在一个晚上碰面的。”

  “而且汪翘楚虽然把陈小月当成棋子,但一直是通过熊子来发号施令。”

  “但陈小月死的时候,却是陈小月主动打通汪翘楚的手机,这也成为汪翘楚设局的铁证。”

  “简单一点说,我觉得,陈小月双重身份,背后还有人唆使。”

  他脸上有着一抹杀意:“如果说汪翘楚想要四两拨千斤,那这幕后黑手就是四两拨万斤。”

  叶凡没有意外,他这两天想了想事情,也总感觉陈小月背后不会太简单。

  以汪翘楚的性格作风,绝不会跟陈小月直接联系,一定会拿炮灰挡在前面保护自己安全。

  就如元画替他承受汪氏白药一切风险一样。

  只是叶凡想不到谁在背后搞鬼。

  “看来叶神医早看出一些端倪啊。”

  汪报国对着叶凡竖起大拇指:“我已经让人深入调查陈小月背后,还跟恒殿他们反应了这条线索。”

  “迟早会把这个居心叵测着揪出来。”

  “这一次风波,无论是杨家、叶家、唐门,还是汪家,都受到了极大损失。”

  “杨家产业全部被整顿,涉及赌场的酒店一律被查封,七八十号人被警方抓了,杨破局至少坐牢十年。”

  “叶家,叶飞扬他们这次回神州,就是寻思在境内渗透一些产业,把叶家枝叶开到境内来。”

  “现在出了这一档子事,不仅一切打算灰飞烟灭,就连叶飞扬也要关押。”

  “叶堂声誉也受损。”

  “汪家,汪翘楚和熊子他们也都折进去,还遭受叶家和杨家的报复。”

  “就连唐门,他们动用关系查封了龙京酒店,叶家就断掉唐门三条海外航线,损失几十亿。”

  “连叶神医你也受到了生命威胁,所以我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我今天找你过来,原本是想着解铃还须系铃人,威逼利诱把你摆平营救汪翘楚。”

  “毕竟你是当事者,还是国之栋梁,你的供词等于证据,态度轻一分,重一分,对汪翘楚都有很大不同。”

  “拿到你的谅解书,我再拉下这张老脸,联合几个老家伙跟恒殿求情,汪翘楚估计十天半月就出来。”

  “可听到你刚才那一番话,我突然觉得这样强行庇护汪翘楚不是好事。”

  “错了就是错了,输了就是输了,再怎么不甘,也该面对自己要承受的结果。”

  “所以我改变主意了,让他在里面好好呆几年,磨一磨性子,也算是对你一个交待。”

  说到这里,汪报国笑容和蔼望向叶凡和汪清舞:“至于年轻一代,就让汪清舞挑起担子吧。”

  叶凡闻一怔,随后一笑:“汪老英明。”

  汪清舞也一脸惊讶,没想到爷爷突然这样庇护自己,这是让自己接替汪翘楚的资源啊。

  她很快反应过来:“谢谢爷爷,只是我担心做不好……”“就这么定了。”

  汪报国大手一挥制止汪清舞出声:“爷爷相信你能做好,事实这几个月,汪氏酒业赚钱最厉害,整个汪家刮目相看。”

  他手指一点叶凡:“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找爷爷,找叶神医。”

  叶凡苦笑一声,老狐狸这是把自己拖下水啊。

  看到爷爷这么坚决,汪清舞只能点头:“明白。”

  “叶神医,还有第二件事。”

  汪报国从茶几下面掏出一张支票放在叶凡面前:“一百亿,给老夫一个入股华医门的机会……”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