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欺负欺负我啊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16 14:46:5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是,不过我只是其中一支。”

  面对叶凡这个单刀直入,辰龙也没有半点犹豫,他叹息一声:

  “理论上,乌衣巷不该接那单任务,毕竟招惹叶堂的风险太大。”

  “无奈我年少轻狂,目中无人,觉得连赵明月都不敢杀,我还吹什么杀手之王?”

  “于是我就头脑一时发热接了……”

  “当然,行动前我也对那一战做足了功课。”

  “挑选的队员,也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陌生新秀。”

  “那一战,我带去了几十号新秀,活着回来的只有我和两名兄弟,为了掩饰此事,我还在海上把他们都杀了。”

  “其余袭击势力也是屈指可数的人逃生,如非赵明月他们急着寻找孩子,估计逃窜的人也会全部被搜出来杀掉。”

  “这种惨胜,还是叶镇东被我重创之下发生,如果叶镇东没受伤,估计没一个活口。”

  他补充一句:“那时候的叶堂,太强大了。”

  叶凡又追问一声:“陈轻烟跟那一战有没有关系?”

  “有……”

  辰龙石破天惊:“她是我那一战的最大信心……”

  叶凡和卫红朝同时绷紧了神经。

  一个小时后,疲惫的辰龙躺回床上休息,叶凡和卫红朝则从房间走出来。

  他们脸上都带着无法掩饰的凝重。

  “叶少,你觉得辰龙口供有几分真实性?”

  前行途中,卫红朝扫视周围一眼,确定都是自己人后问出一句:“陈轻烟当年真的搞事了?”

  辰龙招供那一战有陈轻烟的影子,只是辰龙也知道怎么谈判,隐去细节和证据,等待叶凡下一次拿出诚意。

  “他应该没有撒谎。”

  叶凡一脸认真:“不然辰龙当初怎么敢放心跟其余势力联手?不担心别人背后捅出一刀?”

  “他可是一个狡猾阴险疑心十足的人,没有一点靠谱的保证怎可能默契行动?”

  “而且叶镇东也是袭击前一刻接到分手电话,让他整个人陷入心如死灰的境地,这才给辰龙他们得到重创机会。”

  “所以叶夫人遇袭一战,陈轻烟怕是脱不了关系。”

  他对辰龙所还是相信的,虽然辰龙可能有所隐瞒,但说出来的应该没水分。

  “如果涉及陈轻烟,搞不好还会涉及叶正阳,更搞不好跟洛非花他们……”

  卫红朝嘴角牵动不已:“我靠,真把这些人牵扯进去,叶堂和叶家都要大地震了。”

  “地震就地震。”

  叶凡呼出一口长气:“我只想给叶夫人一个公道,这些年,她太苦了。”

  同时,叶凡心里还有一丝愧疚,他问了辰龙不少,但始终避开聘请乌衣巷袭击的雇主。

  他很担心,唐三国真是雇主,那样就不知道怎么跟唐若雪说了。

  “给陈轻烟他们重击也是好的。”

  卫红朝微微皱眉:“只可惜辰龙太狡猾,事情只说个大概,不给细节也不给证据,让我们拿到这些供词也没用。”

  事关东王夫人,没有实打实证据丢出去,很容易被人说污蔑。

  哪怕拿出辰龙刚才招供的视频,也会被说严刑逼供后录制。

  所以还是要细节,还是要证据。

  “老家伙肯定手里捏着东西,现在不交给我们,是等我们拿出诚意。”

  “你明天安排一下,让他跟龙天傲见一见。”

  叶凡笑了笑:“然后再暗示一下,如果他肯拿出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不介意给龙天傲一条生路。”

  卫红朝眼皮一跳:“给他生路?那可是放虎归山。”

  “龙天傲两次被俘,心性和信心已经失控,只剩下戾气和暴躁。”

  叶凡走入电梯开口:“这样的人回去主持大局,成不了大气候,也威胁不到我们。”

  “反倒是杀了他,囚禁了他,可能会让乌衣巷多年不冒泡的四大金刚或者门主出来主持大局。”

  “那样一来,反而对我们威胁巨大。”

  “所以必要的时候,我真不介意再给龙天傲一条生路。”

  当然,叶凡也会问过叶镇东意见。

  “有道理!”

  卫红朝点点头:

  “我突然觉得,五大家一直支持叶禁城早点做少主,好像也是这种心理……”

  他若有所思:“外部难于攻破堡垒,那就让堡垒内部自己败坏。”

  “不错!”

  叶凡大笑一声,一拍卫红朝的肩膀:“你开始有卫老的一半水准了。”

  “你这是赞我呢,还是损我呢?”

  卫红朝苦笑一声:“对了,我爷爷最近弄了不少好酒,邀请你有空过去一醉方休。”

  “是你家的狼肉没人吃,拉我去帮忙解决吧?”

  叶凡一语道破:“我最近没空……”

  说话之间,两人就下到了一楼。

  卫红朝停留大厅吩咐手下加强戒备。

  叶凡则大步流星走向车子,刚刚走出大厅,他就听到一记女人的尖锐喊叫:

  “叶凡!”

  叶凡扭头一看,微微皱眉。

  燕明后。

  冤家路窄。

  燕明后和查德斯坐在轮椅上,神情憔悴,他们中间有一个啃着胡萝卜的黑衣少年。

  背后跟着几十名华衣男女。

  在燕明后的喊叫中,他们哗啦一声向叶凡包围过去,杀气腾腾,一个个充满着敌意。

  叶凡没有在意燕明后和查德斯,倒是对红衣少年多望了几眼。

  十七八岁样子,鹰钩鼻,长得高大,戴着一只眼罩,身上穿着加勒比海盗头像的服饰,看起来就是不良少年。

  而且他神情很倨傲,比起燕明后他们还要目空一切。

  看得出,这个小子背景不会比燕家低。

  “你们要干什么?”

  叶凡望向燕明后他们冷笑一声:“上次教训还不够?”

  “上次你拿齐横病情威胁齐老帮忙,最近齐横伤势好了不少,不需要你帮忙了,齐老也不会帮你了。”

  燕明后扬起了俏脸:“这一次,我看你还能不能逃过一劫。”

  “小鹰,就是他偷窃我们的太阳泪。”

  燕明后指着叶凡对黑衣少年喊出一声:“也是他打伤我和查德斯。”首发..m..

  查德斯也是满脸怨毒:“没错,叶少,就是他伤害我们,你要替我们做主啊。”

  “小子,欺负我明姐和查德斯王子,真是好大的威风啊。”

  “可惜,你的威风只能欺负弱小。”

  黑衣少年带着人吊儿郎当靠近叶凡,狞笑着伸手去拍叶凡的脸:

  “有本事欺负欺负我叶三少啊……”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