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消逝的太阳泪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17 13:38: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呜”郑乾坤没有回自己车上,而是钻入叶凡所在的悍马车,跟着他一起前往叶家花园。

  一路上,郑乾坤先是斥责叶小鹰他们的没底线,随后又打听叶凡在宝城过得好不好。

  他还有意无意试探叶凡对叶家人的态度,更是说起赵明月这些年的不容易,完全就是在地狱中煎熬了二十多年。

  叶凡感觉郑乾坤对自己前所未有的热情,好像自己跟他是推心置腹的忘年之交。

  这让叶凡本能生出一丝警惕。

  只是他又猜不出对方用意,所以一路气氛融洽谈笑着。

  期间,叶凡还收到了宋红颜、袁辉煌、朱长生等人的讯息,纷纷询问他有没有抵达叶家。

  叶凡手指飞速的点击着回应,还顺手拍了几张照片给唐若雪。

  路上三道安检关卡,所以车子行进很慢,足足半个小时才山顶。

  经过最后一道严密关卡扫描后,叶天赐领了一个通行证驶向前方一个停车场。

  就在叶凡把扫描完的礼物全部堆在座椅后面时,他的手突然像是有电流一样一闪而过。

  他的心莫名颤抖了一下。

  他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自己。

  郑乾坤看出端倪问道:“叶神医,怎么了?”

  “没什么,被东西刺了一下。”

  叶凡扬起一抹笑容应付,随后又目光迅速扫过三份礼物。

  他、唐若雪和叶天赐这次都给叶门主准备了礼物。

  叶凡送的是一幅曾国藩修身养性的字画,叶天赐买的是一块帝王绿,唐若雪则是一件新款的防弹衣。

  不算贵重,但走了心。

  东西都是唐若雪包装,叶凡当时没有细看,但他还是能辨认出字画包装被人打开过。

  唐若雪有点强迫症,喜欢把纸盒和胶布对得整整齐齐,而字画盒子却多了一抹尾角翘起的粗糙。

  俨然是双面胶二次粘合失去了部分粘性。

  叶凡眼皮一跳。

  他下意识伸手靠近盒子,距离的拉近,不仅让他热血莫名沸腾,还让他感应到一抹无声的召唤。

  当他再度触碰到盒子时,那股电流再度袭来,依然一闪而过,却让叶凡心神一颤。

  郑乾坤见状一愣:“叶神医,有什么不对劲吗?”

  “礼物被人动过手脚!”

  叶凡突然脸色一变:“叶小鹰!”

  他不管叶天赐和郑乾坤的惊讶目光,刺啦一声撕裂掉字画的包装,然后哗啦啦把字画打了开来。

  几乎是刚把字画展开到最后,一个东西就哐当一声掉入车厢。

  叶凡捡起来一看声音一沉:“太阳之泪?”

  “啊”叶天赐闻一脚踩停车子,扭头一看止不住大吃一惊:“什么?

  太阳之泪?”

  “这不是燕明后和查德斯的失物吗?”

  他语气焦急:“它怎么会出现在我们贺礼中?”

  叶凡低喝一声:“我们上当了!”

  “叶小鹰碰瓷我们是假象,不是博取宾客同情叱责我们,而是要把我们调虎离山栽赃。”

  “太阳泪是价值三十亿的赃物。”

  “如果在我们贺礼找出这东西,我们不仅会被当成小偷,还会被叶堂认定挑衅。”

  他眼神一冷:“王八蛋,手段还真是够阴毒啊。”

  叶天赐声音一颤:“大哥,现在怎么办?”

  “呜”没等叶凡出声回应,七八辆车子就冲过来,还有两辆是警车。

  对方来势汹汹,顷刻把白色悍马堵得严严实实。

  车门打开,燕明后和查德斯他们皮笑肉不笑显身,显然跟叶小鹰他们联手做了这个局。

  不过他们没有马上靠近,而是跟叶家安保人员交涉,不然容易被认定闹事丢下山。

  叶天赐脸色一沉:“叶小鹰他们欺人太甚!”

  叶凡眼睛眯起:“这一个连环局,只怕跟他们禁城哥哥脱不了关系。”

  叶天赐脸上焦急:“哥,怎么办啊?

  这东西,说不清啊。”

  价值三十亿的赃物,解释不清楚就是丑闻啊,也会让叶天东脸上黯淡无光。

  “别急!”

  这时,坐在座椅上的郑乾坤已经了解事情,拍拍叶凡肩膀一笑开口:“我是郑家代表,我多少有点面子,我下去打发他们。”

  “就算面子不好使,大不了到时我说这东西是我路上捡来的。”

  “我有出入境记录,还有郑家子侄作证,我说捡的就是捡的,他们奈何不了我。”

  郑乾坤叮嘱叶凡一句:“你们不要下车,不要认账,不然事情真的麻烦。”

  叶凡对着郑乾坤喊了一声:“郑先生,我欠你一个人情。”

  “一个人情?

  不!”

  郑乾坤大笑一声:“你今天会欠我两个人情。”

  说完之后,他就推开车门向燕明后和查德斯他们迎接上去。

  叶天赐望着郑乾坤的背影竖起大拇指:“仗义!”

  “嗯”叶凡正要跟叶天赐一样望向郑乾坤交涉,却突然感觉紧握的太阳泪又传来一股电流之感。

  只是这一次不再刺激,而是说不出的舒适和玄妙,太阳泪好像变成了叶凡左手的延续。

  而整个人又好像变成了太阳泪一部分。

  人剑合一?

  几乎是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叶凡就突然感觉舒适掌心一痛,好像是被无数银针刺入一样。手机端sm..

  他低头一看,发现太阳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血红,而且那一股血红正从剑尖慢慢褪去额流向掌心。

  叶凡本能想要松开太阳泪,却发现怎么都无法丢掉,宛如它变成了铁水要融入自己身体。

  你大爷,又被人算计了?

  叶凡心里怒吼:可不应该,叶家扫描都不见半点危险。

  叶凡挣扎,却毫无力气。

  太阳泪的血红不可遏制刺入叶凡掌心,一点一点在他手臂慢慢消失,让叶凡两眼发黑说不出的剧痛。

  紧接着,所有神经末梢触电一般颤栗,那股电流伴随着剧痛迅速蔓延手臂,蹿入大脑,抵达全身。

  叶凡差一点就晕了过去,所幸运转太极经才保留清醒,饶是如此,他也大口喘息,冷汗淋漓。

  “嗯?”

  恢复清明,叶凡震惊发现,太阳泪失去了陨铁的厚实和光泽,变成了一把铁锈斑斑的烧火棍。

  “砰”叶凡伸手一碰,它瞬间变成了一堆灰烬,全部掉落在车厢里……

  ,read3;